新型城镇化激发农业转移人口消费潜力

?

原始标题:新型城市化刺激了农业转移人口的消费潜力

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得到显着增强,已连续五年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但是,中国居民的消费占GDP的比重与世界平均水平之间仍然存在一定差距。未来,家庭消费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特别是,农业转移人口城市化带来的巨大消费需求无疑将为中国经济带来稳定的发展。重要的支持。

户籍制度的影响

农业转移人口的消费能力

作为发展中和转型中的大国,中国的结构性因素,特别是城乡二元结构,对家庭消费产生重大影响。 2018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为2.69,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为城镇居民的46.4%。城市化作为城乡发展一体化的最重要组成部分,可以增加人均可支配收入,从而促进消费增长和消费结构升级。这是现有研究中基本达成的共识。因此,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农民在城镇中定居,其消费环境的改善,消费能力的提高和消费者的变化将有助于他们的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消费的升级。

国际经验表明,随着城市化水平的提高,消费率将呈现出“先跌后升,逐渐稳定”的轨迹特征。但是,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与消费率的变化之间存在悖论,即消费率并没有随着城市化率的提高而增加。由于存在户籍制度,中国的城市化水平测度主要集中在两个指标上:常住人口的城市化率和户籍人口的城市化率。前者是城市人口的比例,后者是非农业人口的比例。尽管近年来中国的城市化率稳步上升,但常住人口的城市化率已从2000年的36.2%增至2018年的59.6%,户籍城市化率从2000年的24.7%增至2000年的43.4%。 2018。但是两者之间的差距也在扩大。如此巨大的差距意味着超过2亿农村居民已经实现了职业或地理空间从农村到城市的工作和生活的转变,但他们尚未意识到其身份的转变并成为庞大的农业转移人口。农业转移人口城市化带来的巨大内需,无疑将为保持中国经济的平稳较快发展提供重要支撑。

加快新型城镇化建设

激发农业转移人口的潜力

自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先后发布了《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和《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以促进农业转移人口的城市化,减少人口和半城镇化率,促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市化。加快新型城镇化建设是解决城镇化加速时期内需不足的关键。为此,我们提出了一系列基于城乡发展一体化的政策建议,以扩大农业转移人口的消费需求。

首先,增加农业转移人口的服务水平,确保农业转移人口群体能够“消费”。

进一步完善新型城镇化建设的顶层设计,加快农业转移人口的城市化,增加对农业转移人口就业的支持和服务,增加农业转移人口的可支配收入。促进迅速增长,确保农业转移。人口群体“可以消费”。

一种是提供更多的工作。城市化进程伴随着大量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充分就业是农业转移人口就业和收入的重要保证。地方政府应加强全方位的公共就业服务,并促进对农业转移人口的职业技能培训的扩大。优先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例如职业技能培训,并增加与农村贫困人口的劳动联系。在城市化发展过程中,有必要进一步加快我国第三产业的发展,为促进城市化提供足够的就业保障,以增加居民消费。第二是减少农民工在城市工作的限制和障碍。降低将农业人口转移到城市的成本,将使更多的农民更方便地进入城市;尝试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建设租赁住房试点,将公共租赁住房和廉租住房的租金扩大到农业。增加对移居城市的农村居民的职业培训,以增加其收入水平并进一步提高其消费水平。第三是增加农业转移人口的公共服务支出。它包括为农业转移人口提供的医疗,社会保障,儿童教育和房屋建设。我们将增加有更多孩子的城市的教育资源的供应,向迁入的孩子开放公立学校,并改善迁入的孩子参加高考的政策。通过调整政府支出的结构,我们将增加农业转移人口的公共服务支出,从而释放强劲的内需增长潜力。

第二,提高和提高农业转移人口的公共安全水平,确保农业转移人口“敢于消费”。

进一步提高和提高农业转移人口的公共安全水平,全面建立城乡居民医疗保险,社会保障和养老统一制度,不断扩大覆盖范围,稳定支出期待农业转移人口的期望,确保农业转移人口的消费。”促进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疗保险制度,提高跨省医疗住院费用的网上结算率,促进高水平大力发展远程医疗和社区医院质量,促进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发展,指导各地全面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和基本养老保险正常调整机制。短期来看,增加终端的覆盖范围农业转移人口养老保险。降低养老金缴费率门槛是扩大养老金覆盖面和提高参保率的有效途径之一。建立相对独立的低薪低收入“双低”养老保险制度是一项切实可行的农业转移战略。对于低收入农业转移人口群体,政府应向其个人账户提供财政补贴,以达到最低支付标准。补贴标准与农业转移人口的工资水平挂钩,并随着工资水平的变化而动态调整。对于农业转移人口参与率较高的企业,政府应给予一定的补贴或税收优惠。从中期来看,政府应升级“双低”模式并提高总体规划水平。逐步建立农业转移人口与城镇职工工资比重的指标,并根据这一动态指标逐步提高农业转移人口的缴费基数和缴费率,提高统筹账户缴费比重,使农业转移人口通过保险,补充差额的方法可以自由地纳入城镇职工保险,并可以平滑地纳入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体系。从长远来看,中国需要建立一个多支柱的养老金体系,充分调动政府,企业,个人,家庭和社会的资源,实现农业养老金转移资金的多元化。

第三,将加强户籍制度改革,以确保农业转移人口“愿意消费”。

我国城乡分割的二元经济和社会结构导致城乡居民消费习惯和消费观念长期以来存在明显差异。城镇化进程有助于促进农业转移人口消费习惯改变和消费水平的提升。由于目前户籍制度的限制,致使户籍城镇化进程远远落后于人口城镇化进程,市民化进程的滞后加剧了农业转移人口的储蓄动机,进而制约着农业转移人口及其农村家庭成员的消费增长。同时,由于户籍身份无法完全融入城市,致使大多数农业转移人口具有返乡的预期,因此其更多是按照农村模式进行消费储蓄的安排,这种低质量的城市化模式,已经严重影响了我国内需的扩大和经济增长,阻碍了城镇化对消费拉动作用的充分发挥。因此,应进一步推进户籍管理体制改革、优化城镇化布局形态,推进农业转移人口真正融入城镇,确保农业转移人口“愿消费”。各级地方政府应积极响应已经出台的各项政策安排和要求,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加快“农民工”的户籍转化进程。确保有意愿的未落户常住人口全部持有居住证,鼓励各地区逐步扩大居住证附加的公共服务和便利项目。使居民基本公共服务和基本保障权益与户籍脱钩,真正实现无差异市民身份,从而有效地刺激消费,降低储蓄率,从而逐渐降低城半镇化率进而促进整体国民的消费水平。

只有不断加大对农业转移人口的扶持力度、完善农业转移人口群体的社会保障服务、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降低长期以来对农业转移人口群体的就业、福利和身份歧视,实现农业转移人口和城市居民的权利平等和社会融合,降低农业转移人口的预防性储蓄动机和社会融入感,才能让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农业转移人口“能消费”、“敢消费”、“愿消费”,进而提升其消费和福利水平。

(作者单位: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金融学院/广州华南财富管理中心研究基地,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新常态下建立多点支撑的消费增长格局研究(15ZDA013)”阶段性研究成果)

(责编:邢郑、庄红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