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实:诺奖与现实的远与近

?

“拱门的日子尚未耗尽,捐款也不会在海里结束。” 10月14日,阿比盖尔班纳吉(Abigail Banerjee),埃斯特(Esther Dufro)和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 Kramer)分享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通过仔细的分析和考虑,三位学者提出了在消除贫困方面可以执行的措施,不仅扩展了该领域的理论基础,而且提出了减轻全球贫困的实验计划。

诺贝尔经济学奖之所以受到广泛关注,是因为它与现实相距甚远。诺贝尔奖非常接近现实。反贫困不是空话,也不是大话。这是一个重要的实际问题。就贫穷的原因而言,它只能使“沉默的多数”受益。但是在一定程度上,诺贝尔奖离现实还很遥远。理论的及时性,假设的合理性以及贡献的意识形态性质,也使一些传统的经济理论框架脱离了现实的经济世界。关注现实,在经济信标的指导下采取行动的力量是宝贵的。尤其是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全球形势下,所有人类智慧仍然包含在四个词中:等待,希望。

诺贝尔奖非常接近现实。这位获奖者所做的重要的理论和经验贡献,对我们对当前的理解很有帮助。首先,诺贝尔奖授予了对反贫困研究做出重要贡献的三位经济学家,表明当前的全球需求或应更多地关注“贫困的本质”。穷人不一定是经济增长或经济繁荣的受益者,但他们必须是经济衰退或经济放缓的最大受害者。在全球化的倒退和收入分配空前失衡的背景下,没有发言权的穷人不是市场的主导力量,而是沉默的多数。尤其是现在,贸易冲突引发了全球经济低迷。从反贫困的角度来看,政府应该有所作为,避免贫富差距进一步恶化。

第二,三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理论是微不足道的,揭示了反贫困政策的“蝴蝶效应”。反贫困绝不是暂时的,但小小的努力最终会积累起来并产生巨大的成果。贫困的原因并不完全是穷人在经济决策中的非理性,而是影响他们命运的信息,资源,环境和其他因素与代表性个人不同。这也意味着反贫困政策的选择需要更多地关注细节和根本原因。

第三,反贫困需要更对称的信息和更公平的机会。当前,全球两极分化的形成带来了民粹主义和保守的气氛,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要素流动和自由贸易,从而与反贫困的初衷不符,甚至加剧了“贫穷的诅咒”。因此,改变贫困需要彻底重新考虑经济政策,改变“成为邻居”的方向,促进全球范围内信息的顺畅流通,并促进更多的自由贸易机会。

诺贝尔奖远非现实。现实经济世界的发展在许多方面都突破了传统的经济理论框架。首先,诺贝尔经济学奖所赞扬的大部分工作都受到了历史检验的理论和经验的贡献。其经典性的另一方面是滞后或不完整。从这个角度来看,诺贝尔奖实际上是对过去的回顾性评估。

其次,经济理论的起源是对现实的条件抽象,即所谓的简化,用以还原复杂性背后的基本规律。但是,在当前分工越来越细的时代,业务不断发展,技术正在跨越国界,这是传统假设本身所面临的挑战,还是假设是否仍反映了这一假设的问题。现实更加突出。

第三,传统理性决策的范围和条件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冲击。国家,企业和个人是经济决策的支柱。理性行为模型的不同版本是经济学的重要基石和工具。但是,在短期非理性行为冲突和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和岛屿主义等杂项行为的背景下,基于单一或改进的理性模型的前瞻性判断之间的鸿沟很难弥合。

第四,从本世纪初开始的几年中,诺贝尔经济学奖将被意识形态创新所追捧,而让位于分析技术。尽管技术化丰富了经济分析的手段,但它最终将替代经济思想。

诸如灯塔之类的经济理论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一些经济真相,但我们需要能够解决不断出现的实际问题。人类的所有智慧都包含在四个词中:等待,希望。继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可持续发展教授威廉D诺德豪斯(William D.该行业的学者充满了“希望”和“等待”的积极能量。从三位获奖经济学家的长期实验和研究来看,反贫困措施只能取得超出预期的结果。实际上,中国以坚定的决心,殷切的希望和强有力的措施为全球反贫困事业做出了杰出贡献。无疑,这是反贫困行动的最佳宣传。我相信,即使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全球形势下,在理论和实践态度的指导下,反贫困事业也将开辟新的道路,迎来新的未来。 (中信经纬APP)

(编辑:DF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