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银行前行长辞职百日 国资系三股东结盟

时报周报记者:罗先贤

南京银行(.SH)于9月3日晚宣布,该公司的主要股东紫金集团计划在9月3日至12月31日期间通过自有资金增持其持股比例,累计增幅不超过3亿元。

就在几天前,紫金集团和另外两个股东南京高科()和南京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国有集团”)签约8月30日《一致行动协议》目的是共同扩大三方可以控制的南京银行()的投票权数量。

紫金集团,南京高科和南京国有资产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南京市国资委。南京高科还于今年8月宣布,计划在2020年4月30日之前继续增持公司股权,金额不超过8亿元人民币。

市场担心上述增加计划和一致行动协议出现在银行固定计划准备重新进入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的关键时刻。

9月3日,南京银行投资者关系部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刊记者:“(一)积极推动非公开发行计划的申报,所需经验流程与初始申报相同,并不受过去非公开发行报告的约束。影响。“

上述南京银行投资者关系部门表示:“三位股东签署协议行动协议”,“无法判断三方股东的一致行动协议是否会产生更大影响。”

事实上,9月3日,南京银行宣布《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三大股东一致行动协议的目的是:“扩大南京银行的投票权数量,南京高科可以主导,紫金集团和国有资产集团在南京银行业务占据重要地位。国有股东在决策和经理选拔方面的优势。“

巧合的是,南京银行目前正面临选择经理人的问题。

今年5月底,当时的南京银行行长舒兴农突然辞职,任期不满。胡胜荣董事长执勤100天,但新总统尚未抵达。

紫金集团,南京高科和南京国有资产集团签署协议行动协议后,上述三方股东持有的南京银行股份总股本为23.53%,预计将获得更多发言权在选择新总统时。

100亿将一次又一次地增加

8月30日,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已获江苏省银监会批准,并批准新增股东江苏通信控股有限公司股东资格。下一步南京银行将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进行报告。

南京银行的固定收益计划可谓一波三折。 2018年7月,南京银行非公开发行计划未经中国证监会核准,成为2018年定期被拒绝的唯一上市银行。

今年5月,南京银行再次重新启动增加计划,然后将增加的目标修改两次。南京高科和紫金集团先后退出,最后只有法国巴黎银行和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通控股”)和江苏烟草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烟草”)。

南京银行是中国首批A股上市城市商业银行之一。 2007年7月19日,该公司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自2015年以来,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已募集资金80亿元。 2017年8月,南京银行再次推出非公开发行计划。

但是,一旦获得江苏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批准,这一次性和三次性计划将面临中国证监会的核查和核查。

“所有相关的扣除费用将用于补充公司的核心一级资本。”根据南京银行8月1日发布的《非公开发行预案(修订稿)》(以下简称《预案》),计划使用募集资金。

自2017年非公开发行准备以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是南京银行筹资的主要目的。

2016年,南京银行资产实现了“千亿”到“万亿”的跨越式发展。截至2016年末,总资产1.06万亿元,比2015年的8050.2亿元增长32.17%。

在接下来的两年中,该银行的资产增长率分别为7.26%和8。95%,2018年达到1.24万亿元。在最近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该银行的总资产达到1.35万亿元,增长了比去年年底增加8.5%。

在资产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南京银行风险加权资产和净利润的同比增长率并未跟上。 2016年至2018年,南京银行资产平均增长率为16.13%,同期风险加权资产平均增长率为15.47%,净利润平均增长率为13.76%。

根据监管要求,非系统重要性银行应保持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低于10.5%,8.5%和7.5%。

截至2018年底,南京银行上述三项指标分别为12.99%,9.74%和8.51%,分别比2017年底上涨0.06,0.37和0.52个百分点。根据后续评级报告发布中国诚信国际7月份分析如下:“受益于利润保留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收益”。

根据中国诚信国际的上述评级报告,“资本补充渠道相对富裕,但业务规模的扩大仍导致银行面临持续的资本补充压力。”

根据《预案》,南京银行完成非公开发行人民币116亿元后,上述三项资本充足率指标将分别上调至14.16%,11.07%和9.9%。

事实上,对于南京银行而言,其规模扩张不仅需要更高的资本,而且银行过去涉及的非标准化项目投资和表外业务也增加了银行在监管环境下的资本压力。

根据今年的半年报,南京银行证券的投资资产规模为5941.93亿元,与2018年末的594,206亿元的变化差别不大。它也是最大的资产组成部分。该银行占银行总资产的44.07%。

同期,银行贷款总额明显低于证券投资资产,仅为5391.12亿元。上述中国诚信评级报告明确指出:“总体而言,银行证券投资资产的非标准项目占比较大,难以管理信用风险。”

对于未列入财务报表的项目,截至2019年6月底,南京银行发行和管理的未合并理财产品总量为2752.63亿元,低于2018年底的303.61亿元;合并信托总规模为94.2亿元,公募基金和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余额为2005亿元。

“中小型银行对资产负债表外非标准化转换为标准化资产的影响在表中,第一个影响是消耗资本并增加补充资本的压力。”8月28日,一家金融机构深圳信用评级债券分析师告诉时报周报记者:“由于资产负债表外的压力和萎缩表,中小型银行的投资增长率现已大幅降低,资产占用率低资本是更受欢迎的。“

法伊巴银行,南京国有资产和江苏国有资产是三足的

根据固定计划,如果南京银行的非公开发行按计划完成,银行前十名股东将发生变化。

南京银行的非公开发行由三个特定投资者组成,即法国巴黎银行,运输控股和江苏烟草。这三家公司的认购上限分别约为1.31亿股,999亿股和3.94亿股。超过约15.25亿股。

截至2019年6月底,法国巴黎银行是南京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交通控股和江苏烟草是新股东,前者是江苏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资助的国有独资公司,江苏烟草是中国烟草。公司公司。

如果固定收益计划可以根据发行的最大股票数量发行,法国巴黎银行(包括QFII)将持有14.04%的股份,仍然是最大的股东;紫金集团仍是第二大股东。

但运输控股的持股比例为9.99%,超过南京高科作为南京银行的第三大股东,南京高科将成为第四大股东。江苏烟草公司将持有3.93%的股份,成为第五大股东。南京金陵药业和江苏国信不会跻身前十大股东之列。

根据2019年半年度报告数据和固定收益计划,南京银行的主要股东结构最终指向法国巴黎银行,南京国资委和江苏省国资委,其中南京国资委略有优势。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过去,上述三大股东已成为更具代表性的南京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

法国巴黎银行已任命现任大中华区负责人兼香港分行行政总裁杨伯豪先生及香港零售业务总裁顾云钊先生。他们是南京银行的股东。此外,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中国战略市场开发部前负责人米洛先生现任南京银行副行长。

在A股上市银行中,七家上市银行的前十大股东是外资银行。

值得一提的是,除南京银行外,杭州银行和北京银行()的最大股东也是外资银行。不同的是,澳大利亚联邦银行只提名杭州银行的一名董事,而荷兰安智银行只任命北京银行的一名董事和副总裁。

此外,紫金集团和南京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南京银行董事会中占有两席,在监事会中占有一席。他们是紫金集团总经理陈娥,南京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益民,紫金集团总会计师罗志辉。

目前,江苏省SASASAC持有的南京银行股份比例相对较低,仅占江苏国信持有股份的0.95%,占据了监事会一席。然而,江苏省的SASASAC也在努力提升其在南京银行的持股比例,南京银行是2017年本行推出固定增长计划时的主要投资者之一。

如果这一增长成功完成,SASASAC在江苏省的间接持股比例将增加到10%左右。

虽然上述主要股东曾经是更加宽容的战略投资者,但是他们是否试图对任命新总统施加更多影响还有待观察。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和视频)均由Times Online拥有版权,但重印除外。未经书面协议授权,严禁转载,链接,张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的人将被我们的网站承担责任。如需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重印,请联系丁先生:

(编辑:何义华HN110)

羟乙基淀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