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后首个半年报披露季:医药流通企业喜忧参半

已经引入了深入实施两票制,零加,“4 + 7”采购和其他政策,以及支付基于疾病的DRG和高价值医疗耗材价格的政策,以及最初反映了对制药商业公司的影响。从已发布半年度报告的制药公司来看,医药流通行业的增长率同比放缓,但市场集中度和规模有所增加,行业创新的业务和服务模式已经出现,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步伐。

昨日,上海医药公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上海医药实现营业收入925.75亿元,同比增长22.00%;返乡净利润为22.86亿元,同比增长12.45%。其中,医药企业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806.33亿元,同比增长21.71%;贡献利润10.28亿元,同比增长12.76%。

上海医药表示,上半年,国家医保局组织的“4 + 7”药品集中采购正式实施。面对新的政策环境,公司努力增加市场份额,并与获奖供应商浙江华海和浙江晶鑫达成战略合作。同时,加快医院终端的开放,沉淀分销渠道,实现上海,辽宁医疗机构的全覆盖。同时,公司还与俊士生物和信达药业等国内多家创新医药公司合作,获得了利妥昔单抗注射液(汉利康)和心得利单克隆抗体(达博胡)等类似药物。上海分销权产品如Ripril单克隆抗体(托依)。此外,公司积极加强与海外大型制药企业的合作,努力扩大差异化竞争优势,巩固领先市场份额。

上半年,华润医药实现营业收入1019.23亿港元,同比增长8.7%;净利润为30.35亿港元,同比增长34.9%。国药控股上半年营业收入为2016.65亿元,同比增长23.36%;净利润为49.68亿元,同比增长13.08%。中国最大的民营医药流通企业九州通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88.9亿元,同比增长14.09%;净利润7.43亿元,同比增长38.46%。领先的医药流通公司六九,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71.97亿元,同比增长30.47%;净利润3.56亿元,同比增长39.35%。

从上述公司的半年度报告来看,不难发现今年上半年医药流通领域的发展具有良好的表现。九州通在半年报中提到,公司销售快速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市场扩张和品种增长。 “4 + 7”数量采购的实施已将部分医院销售品种转变为零售药店销售,加速了公司的总代理。品种的增加和总代理业务的高毛利为公司业绩的快速增长做出了积极贡献。

但是,一些公司在公告中明确表示,随着双票制,零加,“4 + 7”采购等政策的实施,以及支付DRGs医疗保险支付改革,高价值医疗用品价格管制政策相继出台,医药流通行业增速逐年放缓。特别是,“4 + 7”数量的购买直接削减了中间价格,并切断了中间流通环节。对于制药商业公司,由于降价很明显,如果分配成本是按金额计算的,则需要增加分配金额。

这些医药流通公司的半年度报告反映了国内医药流通行业的现状。医药流通业是上游医药工业企业与下游医疗机构和终端客户之间的中间环节。随着国家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两票制,“4 + 7”数量采购,基础药物清单调整,DRGs医疗保险支付改革等一系列医改政策叠加,联动效应,使市场集中和规模行业的完善,行业的创新业务和服务模式不断涌现,加快了行业转型升级的步伐。

在购买量的大趋势下,企业如何应对流通领域的变化?在采访中,流通领域的一些企业表示,数量采购目前只在试点地区进行,而流通企业在短期内的业绩直接指导仍然相对有限,但行业在早期,在“两票制”和“零+改革”的影响下,“多重,小,散,乱”现象继续得到改善。特别是对于大型流通企业,虽然产品价格大幅下跌,但通过小企业的合并,产业集中度迅速提高。

同时,一些经纪分析师向记者指出,涉及批量采购的品种占医疗机构采购总量的一小部分,采购数量的品种范围取决于一致性评估的进展,它不太可能迅速扩大。批量购买对制药和商业公司的销售影响不大。此外,随着购买数量,医疗保险部门预付30%的资金,并通过商业合同约定当事人的权利和责任,这可以有效地缓解支付问题。制药商业公司未来的业绩水平主要取决于医药市场的增长速度。

此外,除了加强网络建设和成本控制外,配电公司还应加强上下游布局,提供更多高利润的增值服务,增强客户粘性和议价能力,构筑新的核心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