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亿纾困资金进与退 驰援民营上市公司进入下半场

时代周刊记者陈泽秀来自北京

在10月的最后一个季度,国有的纾困私人上市公司进入第二季度。

自6月以来,NetScience,跨境,康新新材料等多家上市公司先后宣布了控制权转让,私营上市公司国有股数量再次增加。据媒体统计,过去一个月,至少约有15家上市公司发布了控制权变更通知,其中9家上市公司为国有。

另一方面,资金得到部分补贴,资金开始计划退出。 7月1日,湖南养猪产业链公司唐仁申宣布,公司股东湖南资产管理计划将通过集中招标或大宗交易,减少下半年持有汤仁神的1600多万股股份,这被市场称为“A股纾困”。资金从第一笔订单中撤回。“

唐代神秘书向时代周刊记者表示,湖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需要减少其持有量,但减持后,仍然是公司的主要股东,实质上没有变化。

地方国有资本占最大份额

从2018年5月到10月,沪深股市波动,上市公司资金继续承压。私营上市公司控股股东的股权质押风险开始显现。

为了降低上市公司股权质押风险,去年10月,深圳市政府成立专门小组,安排数百亿专项资金开辟国有上市公司先河。此后,浙江,江西,河北,海南等地也纷纷效仿,设立专项基金救助上市公司。证券公司和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也参与了纾困计划。

与去年关注的股权质押承诺不同,本轮上市公司国有股的目的更侧重于上市公司的发展和本地产业整合。

以NetScience为例,公司发出通知称,6月6日,持有5%以上股份的公司股东陈宝珍,刘成彦,广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广投集团”)签名《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交易完成后,广投集团将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有助于优化公司的股东结构;促进公司在广西,广东,香港,澳门和大湾区以及“一带一路”(东盟地区)的业务发展。与此同时,公司的管理团队将保持稳定,并将保持独立的文化,愿景和价值观。

与NetScience类似,跨境通讯还宣布,6月6日,实际控制人与泸州老窖集团下属的四川金舵投资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框架协议》,这可能会导致公司控制权的变化。交易完成后,四川金舵投资将充分发挥平台优势,全力支持上市公司发展,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融资能力和市场影响力,实现扩大目标并加强上市公司。同时,它不会干扰上市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保证了管理团队的稳定性和独立性。

此外,康新新材料和恒通科技等上市公司也在近期宣布转让控制权,所有这些都强调股权转让将提升股东实力和公司上市公司的知名度,促进深化发展和上市公司转型,强化上市公司。可持续性和盈利能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接受“时代周刊”记者采访时,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本轮国有收购私营上市公司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市场在5月再次调整,许多公司股价下跌,股权质押风险再次出现另一方面,一些业绩较好的民营企业希望通过收购来优化公司治理结构。国有资产。

深圳综合研究院于4月19日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股票质押回购风险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各实体的资金总额约为5000亿元。其中,地方政府救助资金比例最大,总额约为2900亿元。

杨德龙认为,目前各类救助资金约为5000亿元,对于缓解股权质押风险,避免股权质押风险集中爆发,取得良好效果起着关键作用。

着陆问题

虽然救助资金已开始生效,但质押控股股东比例较高的信贷风险仍较为突出。 Wind数据显示,目前A股股权质押市场处于稳定状态,但主要股东质押股份持股比例呈上升趋势,从年初的6.54%上升至7.2%。

与此同时,救助资金的落地并不顺利。

件数:实体经济部门优质A股上市公司在深圳注册;上市公司应具备良好的生产经营条件,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实际控制人没有严重违反法律法规和不诚实主要记录。但是,在实际操作中,筛选目标和不一致的目标存在困难。

去年6月,深圳联建光电股价大幅下跌,存在清算风险。为优化公司股权治理结构,其控股股东与广东南方新媒体传媒科技有限公司签署《股份转让意向书》。但一年之后,交易计划终于搁浅了。联建光电今年6月21日宣布,由于公司战略调整和拟收购方内部员工调整等原因,双方未能就具体事宜达成协议。

然而,联建光电股东仍表示会以开放的心态将投资者引入控股股东或主要股东。引入战略投资者后,一方面可以在现有融资环境下为公司带来一定的现金流支持。另一方面,它可以解决大股东清算的风险。

根据东方财富的数据,截至7月7日,已有255家上市公司获得协助,其中149家公司完成了纾困项目,49家签署了协议,3家已停止实施,其余为意图或实施状态。

“由于难以为社会基金筹集资金,缺乏参与意愿,难以筛选目标,金融机构与地方政府目标之间存在矛盾,难以取款,收入补偿机制不完善,纾困项目面临着陆困难。“发布的《报告》指出。

中国黄金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万浩告诉“时代周刊”,一些企业的整体基本面良好,但受到去杠杆化等大环境的影响,导致了暂时的财务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纾困资金进入。之后,它可以缓解企业的流动性问题,维持正常运营。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如何判断一家公司是否只是一个临时的流量困难,以及如何评估其运行是否完好,存在一定的困难。杨德龙还认为,一些上市公司质量差,很容易节省一些资金。

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

去年12月8日,唐仁深与湖南资产管理公司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湖南资产管理公司以3.11亿元的价格策略进入唐仁申,成为其第三大股东。根据公告,所得款项优先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并释放已抵押股票。然而,湖南资产管理公司仅持有半年的唐人神股票,并计划通过集中招标或大宗交易减少今年下半年的唐人股票。

时代周刊记者致电唐人神东秘密办公室,另一方表示,湖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需要减少其持股量,但经过减持后,它仍然是公司的主要股东,并没有实质上的变化。据媒体报道,接近湖南资产管理的人士表示,湖南的资产管理在一些投资纾困方面并不低,并且需要提取资金。

受非洲猪瘟等因素影响,今年的“猪群”整体趋势强劲。在半年的股权中,湖南资产管理有浮动利润近5亿元。有分析认为,此时湖南资产管理对市场的影响相对较小,而国有资产本身也需要维持和增值。

作为湖南省政府黄金控制平台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湖南财新金融控制有限公司,湖南资产管理从去年第四季度开始,积极开展救援行动。先后与楚天科技,柯明面,亚光科技,湘油泵,金杯等合作。电工或其大股东等10多家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累计投资超过30亿元。

“从救助中撤出资金符合市场规律。”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佩克告诉“时代周刊”,国有资本肯定专业和相关投资可能涉及问责制。纾困资金属于应急基金。 “如果一些企业未能储蓄,即使国有资产选择退出,也是合理的。”

杨德龙分析说,救助资金的撤出应由出资者决定。最好等到市场状况改善,公司股价在退出前反弹。简而言之,在退出时,我们必须考虑多种因素,如当前的市场状况和公司的股价。

事实上,救助资金可以解决一段时间,但这不是一个长期的解决方案。许多专家告诉“时代周刊”,国有企业只能在短时间内缓解公民的质押和流动性风险。要彻底消除危机,他们必须依靠企业来恢复自身的造血能力以及整个股市的稳定和向上运动。

苏培克表示,从大政策环境的角度出发,要适当放松民营企业,保证民营企业的流动性。 “依靠别人来帮助他们生活,他们一定不能生存,他们必须依靠自我恢复。”

除重印外,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和音频和视频)的版权归Times Online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链接,转发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果违反上述声明,将对本网站的相关法律责任进行调查。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它,请通过以下网站联系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