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治特效团队:每一帧都力求完美

11: 18: 37影视大师张健

今年夏天非常燃烧! 7月26日,国内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正式发布。仅用了1小时29分钟,电影总票房突破1亿大关,动画片成为亿元人民币的最快纪录。实时票房在同一时期排名第一。 7月27日凌晨0点11分,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打破票房2亿,打破了动画电影第一天的最高票房纪录和最快的动画电影纪录。截至目前,该片累计已累计达31亿,超过《我不是药神》,在电影史上总票房排名第七。就口口相传,前一天的电影豆瓣得分为8.6,淘宝票为9.5,猫眼为9.7,连续第14天排名同期,成为过去30年来评价最高的国内动画片。

这部口碑票房是中国动漫电影史上的一部里程碑电影,由山西长治特效团队的几何二元视觉效果工作室参与。 8月11日,团队视觉效果总监郭斌,艺术总监李梦霄,特效指南宋叶飞回到家乡长治看电影。在此期间,山西晚报记者专程采访了他们,并听取了他们与《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不解之缘。

剧院来到特效团队

“我很高兴见到你!你是长治的骄傲!” 8月11日,在长治冠华国际电影院的团队会议上,一位女电影迷看到了长治特效团队。工作人员说。

如果你问哪个夏季电影最受欢迎,那就不是《哪吒之魔童降世》。与柔和可爱的形象不同,这张脸有黑眼圈,鲨鱼牙和两个已经深深扎根于人们心中的红脸红孩子。在影片中,无论是画面中的云彩,战斗中的火焰,还是水与天空的特效场景,所有的粉丝都欢呼雀跃。在电影结束时,当音乐响起时,其中一部电影特效团队的三位主要创作人员出现在剧院,与广大粉丝见面,现场气氛瞬间爆炸。

二元视觉效果工作室成立于2019年,最初定位为原创动画工作室。 “当我第一次创建这个工作室时,我希望团队的员工能够保持严谨,认真和极端的态度来完成工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我们的梦想。”工作室创始人,团队视觉效果总监郭斌说。

郭斌说:“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有大约1800个镜头,其中1400个是特效镜头。对于需要很多特效的电影,只要它们稍微扭曲,观众的观赏乐趣值就会大大降低沉浸式观影体验逐渐成为观众对精品国家的期望,而这种体验的实现取决于电影中的真实画面。“

有超过60家特效公司参与这部电影,超过1,600名特效人员参与其中。 “在这部电影之前,我参与了一些大型电影特效制作,并且业内人士的声誉也不错。所以,摄制组找到了我,并希望我的团队可以完成一些特效镜头。但是后来因为手头上还有一件未完成的作品,所以我立即不同意。“回想几乎通过电影的场景,郭斌说:”这可能是真正的命运。过了一年,电影摄制组再次找到了我。我决定尝试挑战自己,也锻炼了团队成员,所以我加入了电影效果制作。“

花了一个月才完成特效

郭斌说,球队产生的特效主要集中在“火力”部分,从小火焰到大火,当球队在火力转变时感到震惊,球队投入了大量精力。郭斌说:“一个月完成,可以说时间紧,任务重。导演对每个镜头的要求都差不多,所以我们的员工几乎都力求完善每一个框架。”

作为一名30岁的艺术总监,来自长治的李梦霄告诉山西晚报记者:“所有的艺术创作实际上都源于生活。不仅火灾的震撼,即使是小火焰,我们也将不断创造重新审视并反复修改。例如,在制作火焰跳跃场景时,我会想到在我年轻的时候玩一场比赛,画一块并看着它烧坏。所以当我制作火焰效果镜头时,我总是想到童年场景“。

“那些日子非常困难。每天睡觉基本上都是在凌晨2点之后。”李梦霄回忆说:“火灾的设计有数百个版本。就像火灾发生变化时一样,我们必须制造远远和中等。不止一些场景镜头,不仅给观众带来视觉冲击,而且同时保持真实生动的镜头图像。所以一个看似简单的场景,我们可能要多次修改它。为了达到预期的效果,那么团队中的很多人几乎都在工作中面对电脑,吃饭通常会被忽略,有时会特别困,只能在沙发上睡一会儿。“

“但是,我很幸运能够参与如此大的电影制作,我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绩。我觉得我所有的努力都值得。除了火焰部分,团队成员也做了一些镜头云和烟,其中一些来自观众。它可能只是一瞥,甚至没有注意到,但对于特效人员,我们将努力做到最好,“李梦霄说。

结果背后往往是很多艰苦的工作。郭斌告诉山西晚报记者:“开始这项工作后,每个人的工作压力都很大,无论工作强度还是心理压力都是前所未有的。我可以感觉到每个人都在坚持,但他们正在努力镜头最终,矛盾的感觉可想而知。有一天凌晨4点,一名团队成员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我不能继续往前走。那时,我乘出租车到他家里谈论它在早上。他决定。放弃。说实话,我当时非常沮丧。“

幸运的是,所有的努力最终都会得到回报。 “事实上,这个特效制作对我们来说真的不亚于好莱坞电影。在预算和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根据导演的反馈不断调整,这必须限制团队的创作欲望凭借这些经验,我认为未来我们的生产将更加精致和高端,我希望我将来有机会参与更大规模的特效制作。“郭斌说,在制作这部电影时提到了遗憾。

期待长治神话画面的神话

作为一支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特效制作团队,主要创作团队由15人组成,其中3人来自长治。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国土综合体。回到长治召开这次会议真是太开心了。实际上,近年来长治的文化发展也很快。我也希望通过我的工作它可以促进家乡文化事业的发展。“谈到他的家乡,29岁的郭斌略显深沉。

“就像story story的故事一样,长治也有很多广为流传的神话,如填补天空的少女,经纬填海,后期拍摄等。如果未来可以制作一部大电影在这些神话中,长治文化产业的发展必将带来巨大的推动力。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那时,我希望长治的特效团队能够发挥更加生动的特效。“郭斌说。

郭斌坦率地说:“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我的梦想有点遥远,但就像我在电影里所说的那样,恐怕我无能为力。对于我最初研究土木工程的人,我现在领导一个特效团队参与大片制作,我觉得一切都要清楚,然后努力工作,就会有你想要的结果。现在很多城市正在建设自己的文化产业,我希望我能参与在未来的家乡文化发展中。“

像郭斌一样,长治的特效导演宋业飞也是“中途之家”。最初,他的工作稳定,对同学郭斌领导的电影特效制作有浓厚的兴趣。经过多次参与电影特效制作,他果断地辞去了原作,专注于特效制作。 “毕竟,我还年轻,所以我想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情。在我触及特效制作后,我觉得这非常'燃烧',我希望学到更多的专业知识,并努力做到顶尖 - 制作大咖啡的特殊效果。“说他哈哈笑了,笑话表明了坚定的信念。

据报道,目前特效行业正日益占据重要地位,而增加更酷的镜片可以使电影在视觉上更加惊人。 “在团队成立的一年时间里,董事和文字系统得到了完善,建立了严谨高效的生产流程,招募了一批行业精英。目标是将技术和经验与内容创造力相结合。创作更具影响力的影视作品。“郭斌坦言:”我眼中产生的电影和视觉效果是股票市场,属于蓝海。原创动画是电影业的垂直领域。只要内容和图像足够吸引人,无论市场是否饱和。高度,有机会。在国内影视特效技术的前提下,特效人才将有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目前,该团队正在尝试创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原创内容和IP,方便内容和动画制作。努力打造云平台、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培训产业,促进长治乃至山西的发展。影视发展。”展望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制作越来越多的原创动画,甚至是山西和长治的电影。”采访结束时,郭斌告诉《山西晚报》记者。

山西晚报记者张文菊

(.)。

这个夏天很热!7月26日,国产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正式上映。仅用了1小时29分钟,该片的总票房就突破了1亿的关口,动画电影创下了1亿元的最快纪录。实时票房同期排名第一。7月27日0:11,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打破票房2亿,打破动画电影首日票房最高纪录和动画电影最快破纪录。截至目前,该片已累计31亿部,超过《我不是药神》在电影史总票房第七位。口碑上,前一天的电影《斗班》得分8.6,淘宝票9.5,猫眼9.7,连续14天位居同期第一,成为近30年来国内收视率最高的动画电影。

这个口碑票房在中国动画电影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由山西长治特效团队的几何二元视觉特效工作室参与。8月11日,团队视觉特效总监郭斌、艺术总监李梦晓和特效指导宋叶飞回到家乡长治看电影。在此期间,山西晚报记者对他们进行了独家采访,听取了他们与《哪吒之魔童降世》的不解之缘。

一个剧院来到特效队

“见到你我特别兴奋!你是长治的骄傲!”8月11日,在长治观华国际影城的团队会议上,一位女影迷看到了长治的特效团队。工作人员说。

如果你问哪个夏季电影最受欢迎,那就不是《哪吒之魔童降世》。与柔和可爱的形象不同,这张脸有黑眼圈,鲨鱼牙和两个已经深深扎根于人们心中的红脸红孩子。在影片中,无论是画面中的云彩,战斗中的火焰,还是水与天空的特效场景,所有的粉丝都欢呼雀跃。在电影结束时,当音乐响起时,其中一部电影特效团队的三位主要创作人员出现在剧院,与广大粉丝见面,现场气氛瞬间爆炸。

二元视觉效果工作室成立于2019年,最初定位为原创动画工作室。 “当我第一次创建这个工作室时,我希望团队的员工能够保持严谨,认真和极端的态度来完成工作,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我们的梦想。”工作室创始人,团队视觉效果总监郭斌说。

郭斌说:“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有大约1800个镜头,其中1400个是特效镜头。对于需要很多特效的电影,只要它们稍微扭曲,观众的观赏乐趣值就会大大降低沉浸式观影体验逐渐成为观众对精品国家的期望,而这种体验的实现取决于电影中的真实画面。“

有超过60家特效公司参与这部电影,超过1,600名特效人员参与其中。 “在这部电影之前,我参与了一些大型电影特效制作,并且业内人士的声誉也不错。所以,摄制组找到了我,并希望我的团队可以完成一些特效镜头。但是后来因为手头上还有一件未完成的作品,所以我立即不同意。“回想几乎通过电影的场景,郭斌说:”这可能是真正的命运。过了一年,电影摄制组再次找到了我。我决定尝试挑战自己,也锻炼了团队成员,所以我加入了电影效果制作。“

花了一个月才完成特效

郭斌说,球队产生的特效主要集中在“火力”部分,从小火焰到大火,当球队在火力转变时感到震惊,球队投入了大量精力。郭斌说:“一个月完成,可以说时间紧,任务重。导演对每个镜头的要求都差不多,所以我们的员工几乎都力求完善每一个框架。”

作为一名30岁的艺术总监,来自长治的李梦霄告诉山西晚报记者:“所有的艺术创作实际上都源于生活。不仅火灾的震撼,即使是小火焰,我们也将不断创造重新审视并反复修改。例如,在制作火焰跳跃场景时,我会想到在我年轻的时候玩一场比赛,画一块并看着它烧坏。所以当我制作火焰效果镜头时,我总是想到童年场景“。

“那些日子非常困难。每天睡觉基本上都是在凌晨2点之后。”李梦霄回忆说:“火灾的设计有数百个版本。就像火灾发生变化时一样,我们必须制造远远和中等。不止一些场景镜头,不仅给观众带来视觉冲击,而且同时保持真实生动的镜头图像。所以一个看似简单的场景,我们可能要多次修改它。为了达到预期的效果,那么团队中的很多人几乎都在工作中面对电脑,吃饭通常会被忽略,有时会特别困,只能在沙发上睡一会儿。“

“但是,我很幸运能够参与如此大的电影制作,我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绩。我觉得我所有的努力都值得。除了火焰部分,团队成员也做了一些镜头云和烟,其中一些来自观众。它可能只是一瞥,甚至没有注意到,但对于特效人员,我们将努力做到最好,“李梦霄说。

结果背后往往是很多艰苦的工作。郭斌告诉山西晚报记者:“开始这项工作后,每个人的工作压力都很大,无论工作强度还是心理压力都是前所未有的。我可以感觉到每个人都在坚持,但他们正在努力镜头最终,矛盾的感觉可想而知。有一天凌晨4点,一名团队成员突然打电话给我,说我不能继续往前走。那时,我乘出租车到他家里谈论它在早上。他决定。放弃。说实话,我当时非常沮丧。“

幸运的是,所有的努力最终都会得到回报。 “事实上,这个特效制作对我们来说真的不亚于好莱坞电影。在预算和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根据导演的反馈不断调整,这必须限制团队的创作欲望凭借这些经验,我认为未来我们的生产将更加精致和高端,我希望我将来有机会参与更大规模的特效制作。“郭斌说,在制作这部电影时提到了遗憾。

期待长治神话画面的神话

作为一支年轻而充满活力的特效制作团队,主要创作团队由15人组成,其中3人来自长治。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国土综合体。回到长治召开这次会议真是太开心了。实际上,近年来长治的文化发展也很快。我也希望通过我的工作它可以促进家乡文化事业的发展。“谈到他的家乡,29岁的郭斌略显深沉。

“就像story story的故事一样,长治也有很多广为流传的神话,如填补天空的少女,经纬填海,后期拍摄等。如果未来可以制作一部大电影在这些神话中,长治文化产业的发展必将带来巨大的推动力。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那时,我希望长治的特效团队能够发挥更加生动的特效。“郭斌说。

郭斌坦率地说:“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我的梦想有点遥远,但就像我在电影里所说的那样,恐怕我无能为力。对于我最初研究土木工程的人,我现在领导一个特效团队参与大片制作,我觉得一切都要清楚,然后努力工作,就会有你想要的结果。现在很多城市正在建设自己的文化产业,我希望我能参与在未来的家乡文化发展中。“

像郭斌一样,长治的特效导演宋业飞也是“中途之家”。最初,他的工作稳定,对同学郭斌领导的电影特效制作有浓厚的兴趣。经过多次参与电影特效制作,他果断地辞去了原作,专注于特效制作。 “毕竟,我还年轻,所以我想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情。在我触及特效制作后,我觉得这非常'燃烧',我希望学到更多的专业知识,并努力做到顶尖 - 制作大咖啡的特殊效果。“说他哈哈笑了,笑话表明了坚定的信念。

据报道,目前特效行业正日益占据重要地位,而增加更酷的镜片可以使电影在视觉上更加惊人。 “在团队成立的一年时间里,董事和文字系统得到了完善,建立了严谨高效的生产流程,招募了一批行业精英。目标是将技术和经验与内容创造力相结合。创作更具影响力的影视作品。“郭斌坦言:”我眼中产生的电影和视觉效果是股票市场,属于蓝海。原创动画是电影业的垂直领域。只要内容和图像足够吸引人,无论市场是否饱和。高度,有机会。在国内影视特效技术的前提下,特效人才将有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目前,该团队正在努力创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原创内容和知识产权,方便内容和动画。它还试图建立云平台,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培训产业,推动长治乃至山西。影视发展。 “展望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制作越来越多来自山西和长治的原创动画甚至是电影。”采访结束时,郭斌告诉山西晚报记者。

山西晚报记者张文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