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总裁袁春即将离职,百般尝试难圆鸿坤千亿梦?

alt=  时代周报昨天我要分享

  [摘要] 就算听过一线的“炮火”,也感受过“高峰”的凛冽,但鸿坤对袁春来说仍是一座充满挑战的“大山”。

  文/时代财经 童洁

    2017年12月的一个晚上,入职仅21天的袁春首次以鸿坤“掌门人”的身份亮相,尽管已经对“千亿”有了些许规划,但他还是不敢把话说满了,保守地表示,“数字并不代表什么。也许2-3年就做得到,也许做不到,谁知道呢。”

  一年多的时间已经过去,鸿坤依然在200亿的队伍中踱步,这意味着,2023年完成千亿目标的计划极有可能落空。一个潜在的隐患是,近日有消息传出,在入职不到一年时,袁春就萌生了退意,如今跳槽一事有了眉目,他的新东家将是旭辉。

  时代财经分别向鸿坤及旭辉两方进行求证,鸿坤方面未就袁春是否准备离职给出明确回应,仅强调其目前仍为鸿坤地产总裁,相关工作亦如常进行。而旭辉方面则表示,内部还在确认当中。

  外界对袁春的关注来自于他过去的成绩。加盟鸿坤之前,袁春已经有二十余年的房地产从业经历,从中海青岛公司副总一路爬至龙湖副总裁的位置。尤其是在龙湖,袁春从杭州区域公司做起,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将龙湖杭州公司规模做到集团第三。

  袁春深得龙湖董事长吴亚军赏识,还一度成为接任CEO呼声最高的人选之一。而袁春过往的这些经验、资源和成就都是鸿坤看重的地方,毕竟对于处在行业中下游的鸿坤而言,跟随袁春这样的“领路人”远比自己蒙着眼摸索要可靠得多。

  当然,就算听过一线的“炮火”,也感受过“高峰”的凛冽,但鸿坤对袁春来说仍是一座充满挑战的“大山”。2017年初,鸿坤集团董事长赵彬明确提出“四个千亿”,旗下鸿坤资本、鸿坤产业、鸿坤文旅、鸿坤地产4个板块要在五年内分别完成千亿的目标,其中鸿坤地产及鸿坤产业两个千亿任务直接压在了袁春肩上。

  他首先要攻克的是全国化布局的难题。此前,北京发家的鸿坤主要活跃在环京地区,2010年开始重仓海南高端住宅市场,除此之外,在其他地区较少见到其身影。但近年来,环京地区和海南地区楼市低迷,受此影响,鸿坤去化率出现下滑。

  袁春加盟后做的一场“大手术”就是针对解决全国化布局而进行,参照许多大牌房企的模式,他重新梳理和调整鸿坤的组织架构。去年以来,鸿坤先是合并了华东事业部和华南事业部,后成立了华北区域公司。

  此外,袁春还任命副总裁级别的管理人员执掌区域公司,并进行充分的“放权”。他认为,加大对区域公司的授权力度是全国化布局中十分重要的一步,这样的架构能让鸿坤在环京地区之外变得更加敏锐。

  另一方面,在业务发展上,袁春努力推动“双圈战略”的落地。“双圈战略”同样是鸿坤在2017年提出,袁春曾向媒体解释,“双圈”指的是都市圈和生态圈,都市圈战略代表的是城市深耕,生态圈就是基于鸿坤已有的地产、产业、文旅、资本四个板块,实现板块之间的协同。

  简单来说,鸿坤希望朝着产业地产的方向去发展,而这也一直被视为其所擅长的领域。鸿坤的产业地产思维要从2002年发家说起,当时,赵彬参与了北京西红门项目的竞标,拿下了北京首个将商品房、保障房、商场等公建捆绑出售的“巨无霸”地块,获得200万方土地。

  由于体量庞大且业态复杂,而后的十余年,鸿坤将很多精力投在这个项目上,逐渐形成了多业态协同建设的“西红门模式”,与华夏幸福的“固安模式”相似。按照袁春的想法,鸿坤可以像华夏幸福一样复制产业项目,快速实现在全国的扩张。

  “虽然鸿坤没有在环京地区拥有像华夏幸福那样的积累和经验,但背后的逻辑是一样的。所以我们现在准备把这些打磨的东西,只要选址好,我们是可以复制的。”

  鸿坤集团官网显示,鸿坤已布局北京、上海、天津、河北、江苏、广东、安徽、海南及湖北等直辖市和省份,正逐步形成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海南等都市圈布局。其中,已落地的园区项目共有15个。

  不过,今年以来,鸿坤似乎开始寻找更加另类的突围路径,在代建、绿色地产等领域的动作有所增加。7月,鸿坤与北方国建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宣布将在委托代建、股权投资等方面进行合作;8月初,鸿坤再与奥润顺达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共同开发低能耗被动房。

  不仅如此,袁春还向媒体透露,小股操盘、IP勾地、基金化运作等领域都将有可能成为鸿坤的目标。

  然而,一系列改变和尝试后,鸿坤的业绩似乎还是“旧模样”。据中指院统计数据显示,去年鸿坤的销售成绩为278亿,增长率仅6.5%。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

  收藏举报投诉

达到当天最大量